花家七公子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我本来不想打佐鸣的,但是……

这是15 年的时候打算写佐鸣时掐了个片段,觉得自己好幼稚,想大笑。

宇智波大宅围满了祝福两人的朋友,春野樱满面羞涩地向大家回礼,她坚持了这么些,现在又和他订了婚,也许不久两个人就可以成婚了,到时候她会是最幸福的妻子。
而此时木叶最繁华的街道有一辆豪华地马车缓缓走近,车身上面刻画的竟然是漩涡一族的族徽,马车在火影塔前停下,马夫停车刚打开车帘就看到一大约三四岁的孩子欢呼雀跃地蹦出来,金发黑瞳一身穿戴华丽,小孩子欢呼着:“母亲,这就是木叶吗,就是父亲时常提起的木叶忍者村吗?”
“望宇,不可如此胡闹,”车内的女子探出身来,长发漆黑入墨温温柔柔地散在身后,身材娇俏,一身白衣带着些圣洁的意味,浑身上下散发着高贵不可侵犯的气息,明明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感觉如此的沉稳大方。
纲手听到报告,急忙走出了办公室,因为报告的人那小孩子和漩涡鸣人一样金发,脸上有六道胡须,除了眼睛不是蓝色外,连咋咋呼呼的性子都像极了当初逝世的那个英雄漩涡鸣人。
那女子看到纲手言道;“贱妾波风抚子,来自遥远的镜之国,夫君波风鸣人时常提起木叶之事,今日抚子特携幼子前来拜访,多有打扰之处,望火影大人海涵。”
仆人送上拜贴,波风抚子原名空镜抚子,镜之国唯一的公主,三年前在国家动荡之际被一名为波风鸣人的忍者所救,后来平定动乱之后成了女王,再后来抚子和波风鸣人日久生情于是两人成婚,波风鸣人成为国王,两人育有一子波风望宇。
纲手几乎认定波风望宇就是鸣人的儿子,这么说鸣人还活着,但是为什么他不回来,不告诉大家他还活着,也对,这里亏欠他太多了,他回到木叶之后,那些个老顽固会怎么对待他呢?
纲手苦涩地一笑,似乎是有些压抑着说道:“如此,公主殿下便先在木叶住下,日后公主殿下想知道什么,大可以来火影塔找我便是。”
波风抚子微微一笑,告辞离去,波风望宇牵着波风抚子的手,好奇地四处打量着,而现在已经是暗部队长的佐井正暗暗打量着波风望宇,而他一早也通知了宁次和鹿丸,三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激动,毕竟他们当初从期待到绝望,在到不复任何希望,现在却突然得知鸣人还活着,能不激动吗,而且那个迟钝的家伙竟然娶到了这么漂亮的妻子还是公主,真是赚到了耶,可是为什么他一直不传个音信回来呢,而且现在却突然是在宇智波佐助订婚的当天传来这样的消息?
三人激动之余也冷静下来,这里莫非是有什么阴谋,还是鸣人他,他到底怎么了样了现在?




哈哈,而且无法接受宁次的死亡,火影里我最喜欢的除了佐鸣就是鹿宁这对了

我不得不承认佐鸣这对我喜欢的二次元本命cp已经是第二次拯救我了,第一次是因为鼠猫cp,第二次是因为陆花cp。

我打算写完点梗之后去把我高中时候写的言情补录一下,最近好绝望,有种这边200点梗写完马上要补300点梗的错觉。

最近被陆花甜的想死

@栀酒  @LaLuna  @天上的云在飘

我对不起你们,真的我特么的现在不但懵逼了还特么的特想骂街。

我是两个点梗加那篇师徒脑洞一起写的,每篇都写到一万字了,但是文档全部丢失了,我是用手机wps写的,但是手机出了问题所以我紧急上传到了wps云文档里,原来是没有出过问题的,但是等我重新下载好wps后,现在全玩完了。

没有备份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我要去疗伤。

再见,等我重新写了之后再见吧。

陆小凤很会说情话,他是个情话boy,会说很多情话给花满楼听,虽然很多时候他们彼此间明白彼此心意,但是如果我写日常甜文的情话肯定是要少不了。

但是我不会,我得去修炼。

感觉我已经疯了。

我就是占tag吐槽下我自己。

有生之年能听到“凤凰”和“七童”,圆满了

陆花《逝水》

@落花散尽一世繁华

亲的甜文点梗

天墉城的剑仙紫胤真人待人至诚至信至真,他天生仙骨得上天厚爱所以并未太多坎坷便修成了仙身,他曾收了两个徒儿都是那般聪慧机敏之人只是大约天意不成全竟无一人承继他的衣钵,是以有人说天道看似厚爱他却也是惩罚他。

剑灵红玉得知这个说法时怒不可遏她同剑灵古钧商议一定要揪出说这种话的人不可,可是还未等红玉和古钧找到人而紫胤踏进红尘殿转世为人的消息便传回了天墉城。

红玉和古钧皆是吃惊万分,他们不明白缘何紫胤会做出这样一番决定来,凡人红尘虽好但是凡人的一切都太过短暂过眼云烟般转瞬即逝。
――引子

陆小凤爱赌无论做什么都喜欢赌上一赌,常言道爱赌之人十赌九输但是陆小凤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几乎赌什么赢什么,所以他的好友之一司空摘星在与他赌了几次之后就有些恼了,输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就不怎么样了。

这一次司空摘星和他赌了一次大的,他们赌得是花家最珍贵的珠宝。

花家,江南最有名的花家,也是闻名天下的花家。

花家家主花如令有七子三女。

每一个都是在朝堂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花家珍宝特别多而花家四女花洛伊为皇帝最宠爱的妃子所以御赐的宝物也特别多。

据说花家那数不尽的珍宝里有一枚玉佩,名作“炎玉”。

又说这枚玉中藏有一张藏宝图,藏宝图里蕴藏的宝藏更是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的数不尽数,所以很多江湖人都在打这枚玉佩的主意,只是最后都不曾有人得手过。

司空摘星和陆小凤赌的就是这枚玉佩,如果陆小凤能在一个月之期内拿到这枚玉佩那么司空摘星就要裸着绕泰山跑三圈如果陆小凤拿不到那么他就要裸着绕泰山跑三圈。

“难道陆小凤就不怕拿到玉佩之后全江湖人都来找他的麻烦吗?”
喝着清茶的黄衫公子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陆小凤他就爱惹麻烦,就算他不惹麻烦麻烦也会找上他的,他就是麻烦他爹。”
司空摘星喝尽杯中酒向那年轻公子道声告辞便施展轻功快速地离开此地。

那黄衫公子摩挲着茶杯杯口隔着缭绕雾气向远处看去,心里默念了一声陆小凤的名字。

花家七公子花满楼二十岁到了届时需行束冠礼,这是人生之大事所以花家广开大门大宴宾客十日,这期间除作奸犯科之人不可入内之外其它人皆可分得一杯羹。

花家得上天垂爱百年不衰,但是福泽太过深厚也是错,所以上天在给了花满楼显赫的身世万里挑一的品行之后夺走了他的眼睛。

所以看似老天厚爱其实却是惩罚。

花满楼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所以他觉得很是新鲜,所以他不由得笑了起来,所以他更加的认定陆小凤一定是个很“油嘴滑舌”的年轻人。

而陆小凤却说花满楼很不“可爱”,因为花满楼笑起来太好看了,好看到作为陆小凤红颜知己的倾城却被花满楼勾走了魂。

陆小凤对花满楼说的第一句话却不是这些。

花家大宴宾客所以陆小凤大大方方地进了花家找到了花满楼的院子,花满楼在独自饮茶琢磨眼前的盲棋。

陆小凤万分随意地走过去坐下拈了一枚棋子落下,胶着的棋局立刻豁然开朗。

花满楼摸了摸棋盘一阖折扇拍手道:“妙啊,真是一步好棋。”

“敢问这位兄台尊名,花七对这步棋一直苦思不解,如今被兄台破去花七感激不尽。”

“在下陆小凤,年后元宵灯会上陆某与七公子曾有一面之缘,那日七公子天人之姿令在下至今念念不忘。”

陆小凤说的很认真一点都没有作假的意味,花满楼睁大了眼看他其实倒也不是真的看他,因为他是瞎子么什么都看不到,只是这话难道不是用来哄女孩子的吗?

陆小凤说没有啊,他一般说女孩子都只用漂亮来形容的,而花满楼确实是如仙人一般惊艳了他的眼。

花满楼当下便认定“此人轻浮油滑,不值得信任。”

过完生辰花满楼便离开毓秀山庄回到自己的小楼居住,于是陆小凤便成了他日日前来拜访的常客。

只是今日陆小凤来的有些狼狈,陆小凤一路飞上了百花楼躲进了花满楼的卧房并且只留给了花满楼一句话,“花满楼,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躲在这里,拜托你了。”

陆小凤刚藏好没多久便有一貌美佳人带着几个打手闯进了百花楼。

那女子自称“倾城”,倾国倾城的倾城,她的确美的让人流连忘返但对于花满楼来说其实美丑真的无所谓,但是花满楼就是觉得倾城和陆小凤很般配因为倾城能管的住陆小凤到处瞎跑的毛病。

陆小凤被花满楼眼也不眨地给卖了,倾城把陆小凤从百花楼拖走的时候陆小凤哀怨无比地看着花满楼,但是他忘了花满楼看不到所以他只能看到花满楼笑弯了腰笑得眯起了眼睛。

花满楼再见陆小凤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了,陆小凤本来是来指责花满楼“出卖”他的,但是来的时候他带了一盆很别致稀有的花。

陆小凤称它为“瞬”,因为它花开瞬间即逝比昙花更加难得。

花满楼收了花并问了陆小凤一个问题,很难回答却也很容易回答的问题,花满楼问他,

“陆兄,我们是朋友吗?”

“花兄,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若我们是朋友,你便不该拿走炎玉。”

花满楼语气冷淡神色平静仿佛就像是在说今天是晴天一样,炎玉花满楼一直贴身带着其它人并不可能能拿走它,可是陆小凤却拿走了它陆小凤赌赢了他和司空摘星的赌局。

炎玉着重在于炎字,花满楼体质偏寒每到冬天便会手冷脚冷纵使他内力再过高深也抵挡不住冬日严寒。

所以炎玉根本就不是藏宝图它只是用来温暖花满楼的。

所以陆小凤才会说花家福泽深厚也是错。

“其实这没有什么差别,我拿走炎玉,所以,”

陆小凤挨近花满楼压低了声音两人的身影纠缠在一起,

“冬天的时候我会负责让你暖和起来,”

陆小凤说的别有深意而又缠绵悱恻,花满楼抬手便可以摸到被陆小凤挂在他自己脖子里的炎玉还有陆小凤乱跳的心。

所以花满楼的心也跳了起来,花满楼突然间觉得若是自己可以看一看陆小凤该有多好。

素色的幔帐层层掩映住旖旎春色。

花满楼二十年来第一次心生欲望,

他想看看陆小凤的脸,可是他却看不到。

陆小凤引着他的手摸在自己的脸上,花满楼摸着他脸颊上的酒窝觉得自己的心里如同吃了蜜一般甜。

人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人心有欲望,更有七情六欲。

花满楼突然间就想和陆小凤许一个生生世世。

可是,花满楼却知道不能。

他不能许诺给陆小凤,

而陆小凤同样不能许诺给他。

明明相爱却不能相守。

所以都是错。

司空摘星输了赌局却万分不服,所以他将陆小凤和花满楼扔在泰山一个人跑了。

本来他就只是这场局中局里的一枚棋子,所以他才不要陪幕后人在这里无事闲耍呢。

“花兄啊,反正我们都已经到了泰山如果不好好游赏一番恐怕是要辜负了这般良辰美景了。”

陆小凤将花满楼圈在怀里似笑非笑,言语间调笑多于真诚,花满楼将手里的折扇横在陆小凤脖子间,似是有几分恼他的意思。

这良辰美景指的怕不是泰山而是他吧。

“我之所以称司空摘星为猴精并非指他的轻功而是他的头脑他的聪明,他做事一向从来不会危及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他根本就不会和我做那么大的赌,除非……”

“除非他有把柄握在别人手里,”

花满楼伸手搂住陆小凤的脖子两人呼吸交缠,陆小凤几乎可以数清花满楼的眼睫毛有几根,

“所以他才会跟你赌花家最珍贵的珍宝,”

“花家最珍贵的珍宝现在已经在你的怀里了,”

花满楼张口咬了一下陆小凤的耳朵惹得陆小凤忍不住深深地吞咽了几口口水,眸色也不由得深了几分。

花满楼似乎是感知到了陆小凤的情绪抽身翩然落在不远处,神色立刻平静地“看着”不远处,

“泰山的景色真的是不错啊,”

花满楼说完又“看”了陆小凤一眼上扬的唇角满是挑衅还有一些暗示。

陆小凤握了一下拳觉得自己都要炸了,花满楼撩完他独自走了将满是火气的他扔在了这里。

泰山上有座香火鼎盛的庙,花满楼和陆小凤入乡随俗供了香火钱,花满楼求了支签。

下下签,前路坎坷。

花满楼将签拢进袖子里的时候陆小凤非要扒着他把签子扔了不可,这些个都是骗人的谁得香油钱多谁就可以抽的上上签万分吉利的签。

花满楼问他,他们进的香油钱足够这座庙重新修葺一番了难道不该得一个上上签吗,可是花满楼却得了一个下下签。

陆小凤登时哑口无言。
对于神佛可以不信却要心怀敬畏。

“可是花满楼你什么时候信这个了?”

“我没说我信,入乡随俗懂不懂,入乡随俗……”

“懂了。”

和尚要住在庙里道长要住在道观里,陆小凤突然之间有个念头如果花满楼要当和尚了那该是个什么样子,剪了头发的七公子着一身青衣手里拿一串念珠口中念一声:“阿弥陀佛”。

陆小凤想到这里打了个寒颤卷起被子钻进了花满楼的房间里,花满楼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结果被钻进被窝八爪鱼般抱住他的陆小凤惊醒了,花满楼觉得陆小凤抱得太紧了忍不住伸手使劲推开他,但是陆小凤怎么都不放开抱得死紧死紧的。

“花满楼,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别去当和尚去修仙吧,”

“胡说什么!”花满楼彻底清醒了过来,“你别胡思乱想的。”

“花满楼,花满楼,”
陆小凤念着花满楼的名字似乎是将他刻在心里。

西门吹雪是个冷如冰霜却又俊俏非凡的男人,他的剑从不轻易出鞘若是出鞘必定一剑封喉才会回鞘,他每次杀人之前都会焚香沐浴斋戒三天而且他每次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

这样一个被称之为“剑神”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却是陆小凤的好友,并且他此次提前出关就是为陆小凤而来,他来找花满楼询问陆小凤的下落也许并非是询问而是责问,陆小凤是他唯一的朋友,朋友有难他怎可不出手相助。

陆小凤很信任他的朋友却也在这种信任上栽了不少跟头,以至于三天两头的差点丢了性命。

陆小凤被关押在天牢重地,西门吹雪或许可以稍微费点功夫把陆小凤从里面劫出来,但是如果那样做陆小凤便会被通缉成为亡命之徒,一个人人敬仰的大侠突然间有一天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之人,就算他想活着别人也必须要他死。

西门吹雪杀意怒涌心头,陆小凤待花满楼真心实意但是花满楼却亲手将他送进了天牢那个九死无生的地方,但他却不能做什么他并非是担忧花满楼皇亲国戚的身份而是即便如此花满楼仍旧是陆小凤心尖子上的人。

西门吹雪第一次心生无力,陆小凤是他的好友,好友有难他却无能为力。

“你有没有搞错,花满楼让我变成了阶下囚将我送来这里,你还认为我会帮他,你这个一国之君未免也太笨了吧,”

陆小凤掰扯着手上还有脚上的镣铐一点都不给皇帝的面子。

“你会的,皇兄,”皇帝喝着茶笑咪咪的样子十足的一只狐狸,“他是你的心尖子,就像是今天他把你绑了过来你不但要原谅他还要帮着他把你自己绑好,若非你自己心甘情愿你会出现在这里,”

“好了,好了,少给我灌迷魂汤,快点说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其实真没啥事,他们都说你有了心上人为了那个心上人要退隐江湖,朕就是想看看你到底能为你那个心上人做到哪一步。”

“就为这,没有别的,”

“没有啊,对,朕原本是想赐婚给七弟他的,顺便问问皇兄你的意见谁知道你们两个会搅缠到一起。”

“呵呵,”

陆小凤看着皇帝想弑君,就为了个这他已经和花满楼呕气好些天了,花满楼不高兴他心里心疼的要死。

“我想弑君,”

“真的,朕早就不想干了,朕真的想和伊儿做对神仙眷侣来着,然后一起浪荡江湖。”
皇帝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他巴不得陆小凤赶紧弑君呢。

许是陆小凤的眼神太凌厉让皇帝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皇帝大手一挥拿出王者的气派示意陆小凤可以走了,陆小凤撇他一眼觉得皇帝真是脑子有病。

陆小凤被送出皇宫的时候西门吹雪已经安排好了马车在等候,西门吹雪见他平安无事放了心然后等陆小凤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待陆小凤说完之后西门吹雪觉得自己就不该出关管这等闲事,白白被秀了一脸恩爱不说而且那个皇帝真是有病。

花满楼坐在桌前一直喝了十杯酒之后忍不住捏碎了酒杯,

“陆小凤,你能不能消停会把你身上的锁链去了,”

“不能,”陆小凤一摊手很无奈地说,“这是鲁班神斧门的朱停朱大老板做的,我没有钥匙除非他本人来了才能去掉,但是他人很懒除了老板娘能支使他做事外其余的人都不行,而且老板娘最近回娘家了……”

“陆小凤,你无非就是觉得当时我选了花家而没有选你,所以让你心生怨恨是不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都没有。”

花满楼捂住脸让自己冷静了一下,然后拽住陆小凤手上的镣铐就将他拖出了房门,

“陆小凤,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七童!”
陆小凤紧着使劲拍房门,“七童,七童,”

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声音,陆小凤摊摊手叹口气,

“七童,我唱首歌给你听吧,”

“摇啊摇,摇啊摇,摇但外婆桥,外婆夸我好宝宝,”

陆小凤什么都好就是唱歌和驴子叫一样特别难听,但是这两句跟口述一样也分不出来难听还是不难听。

“你唱的太难听了,”花满楼打开房门瞪着他。

“七童,”陆小凤伸手将花满楼搂进怀里,“这里是百花楼,我在这里你若是难受我抱一抱你会不会好一点,”

“我知道你不是在跟我生气,你看我都没有生气你把我卖了,你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责怪自己呢,那个家伙他就是脑子有点问题所以你根本就不需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若是他敢下次再拿花家威胁你我一定替你打他板子,”

“凤凰,对不起,”花满楼被陆小凤安慰忍不住红了眼睛,这些天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刻都是煎熬,他平生第一次害怕失去害怕失去陆小凤可是他又非常清楚地明白是他亲手将陆小凤送进了那个九死无生的地方,他只能在无尽的忏悔里伤心欲绝。

陆小凤亲吻着花满楼的眼睛吻去他的眼泪,心里更是不停地咒骂他那个麻烦惹事精皇弟,要不是他犯神经病花满楼至于弄成这副样子吗,他该打自己那个麻烦弟弟一顿来为花满楼出气的。

皇帝在寝宫里抱着花洛伊哭唧唧的作样子,陆小凤最后末了还是赏了他两个黑眼圈,皇帝抱着自己的心上人求抱抱求安慰,花洛伊心里也是想给他来两下的,皇帝总是爱犯惹麻烦病这次惹的麻烦太大了,只有两个黑眼圈太便宜他了,但是看在皇帝真心悔过的份还是原谅他吧。

泉鸣马车驶出江南的时候花满楼还在睡,前一晚陆小凤把他折腾狠了这会儿子有点起不了床,所以陆小凤将他抱上马车后吩咐了车夫一路快马加鞭往蜀中而来。

陆小凤手上脚上的镣铐早就去了,白天带着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晚上两人躺在一个被窝怎么着都不方便办事不是,更何况陆小凤就是做做样子让花满楼心疼心疼免得他以后又自作主张地把他不知道卖给谁。

蜀中唐门很大,就算如此但是陆小凤这个孙少爷带了心上人回来的消息还是很快地传遍了唐门上下。

唐老夫人笑得很开心,这么些年过去她家的小凤凰终于收了心打算娶妻了。

“乖孙呐快让外婆看看你那心上人俊不俊,”

“小凤凰你那心上人是哪家的姑娘啊?”

“外婆,是江南花家的。”

“哦,花家的啊,花家不错,他们家的女孩子都是万里难挑一的,花家的好,”

唐老夫人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堆成了花,等她看到花满楼之后仔仔细细地把花满楼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后才发觉不对。

“乖孙呐,外婆眼神不好使了你心上人怎么看都是个男的啊,”

“外婆,就是男的啊,他是花家七童花满楼,”

“哦,花家的七童啊,男的好男的好,”

唐老夫人握住花满楼的手放进陆小凤的手里,满意地点点头,

“乖孙哪,你眼光可比你娘强多了,你瞅瞅你娘你说她咋就能相中那个老皇帝呢,”

花满楼有些震惊地说不出来,他还没听过谁家小子看上个男的家里能轻而易举地同意呢。

陆小凤拍拍花满楼的手,低声说道:“七童,你适应适应就好,”

“小凤凰他媳妇啊,你以后跟小凤凰一样喊我外婆就行了,来叫声外婆让我老人家听听,”

唐老夫人站定眯着眼睛等着花满楼喊人,花满楼顿时更加无措,陆小凤没告诉他有这么一出啊,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心里准备。

陆小凤又拍拍花满楼的手安抚下他的情绪,花满楼攥紧了陆小凤的手努力喊到,

“外婆!”

“好,好,外婆跟你说阿,小凤凰他比他娘眼光好多了,”

“小凤凰他小时候,”

“……”

唐老夫人扯着花满楼坐在床上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陆小凤小时候的事,花满楼对陆小凤把他一个人扔在这感到十分不满。

老夫人一直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没了,花满楼作为一个有家教有教养的贵公子自然只能是面带微笑配合着唐老夫人一直说下去。

晚宴的时候唐老夫人本来是想大摆筵席的,就是为了庆祝陆小凤带着花满楼回来,但是陆小凤拒绝了他是外姓子这趟回来也匆忙主要就是为了让唐老夫人见见花满楼顺便让她安心,不要总是担心他。

但是说实话儿行千里母担忧,陆小凤的娘亲是唐老夫人最疼爱的女儿,陆小凤自然也是她最疼爱的外孙她怎么能不记挂惦念他。

蜀中这边的人偏嗜辣椒,花满楼是江南人士口味偏淡,虽然在唐家有陆小凤顾忌着他的口味但是到了外边说实话花满楼也有些想试试辣的口味。

结果就是花满楼不停地灌着凉茶第一次有着想骂街的冲动,太辣了辣得他脑子都懵了耳朵里也一直“嗡嗡”乱想。

花满楼捂住耳朵通红着脸眼角还挂着辣出来的眼泪,

“有没有冰的东西,太辣了,”

陆小凤拉着花满楼的袖子仗着他看不见将他拉进了一早就订好的房间里,花满楼摸索到桌子上有冰块刚要拿起来放进嘴里,就被陆小凤抓住手将冰块塞进了他自己嘴里。

花满楼睁大了眼睛,陆小凤咬着半截子冰块划过他通红的耳朵脖子,停在他的唇畔,两人呼吸交缠,陆小凤却没有了下一步动作,陆小凤与他俱是青春年少自然会时时情动非常,花满楼虽不愿自己时常沉浸情事当中却依旧会依着陆小凤。

可是现在他们并非在百花楼而是在蜀中,花满楼有些退缩陆小凤却不给他犹豫的机会,陆小凤扯过幔帐搂住花满楼的腰两人便倒在了床上。

陆小凤从没有告诉过花满楼他并非是一个喜欢儿女情长处处厮混在闺闱内的人,可是因为那个人是花满楼所以他愿意变得有弱点变得有些喜欢“风花雪月”之事。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人在山中总归会不知山下是何年月。

紫胤真人于梦中醒来睁开了自己灰白的双眸,炎玉被他握在手中如今他已然恢复仙身炎玉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红玉随侍在他身边发觉现如今的紫胤真人变了好多,现在的紫胤真人有时会笑一笑,山中精怪都在说天墉城的剑仙大人笑一笑仿佛能让人从骨头里都酥了。

紫胤真人有时会泡茶邀古钧喝一会儿,现在的紫胤真人不在是以前那个清冷疏离的剑仙现在的他多了人的气息。

紫胤真人有时也会化成凡人的样子在人间走一走可是他从不会去江南,江南的一切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就像是陆小凤送给他的那盆花转瞬即逝。

他曾抽了一支签,下下签,他当时并没有说他求的是陆小凤,他们两个终究是前路坎坷。

山中秋风过,这几日山里有些不太平里面居住的精精怪怪一个个的都到处乱窜显得异常不安。

紫胤真人躺在凤凰树下晒着太阳喝着茶,他以前时常会闭关现在不会了,时间还很长他也会偶尔偷得浮生半日闲。

彩色的凤鸟伸展了翅膀遮住了太阳它一路从东而来,山里的所有一切皆俯首跪拜,凤王驾临万物朝拜之。

凤王停在凤凰木上,紫胤真人觉得被遮挡了阳光睁开了双眼,一仙一鸟对视仿佛世间已过千年万年。

天道不公吗,其实它公平的很,却也偏心得很。

单单是要看被偏心的那个是谁。

番外小尾巴

紫胤真人近来收了只宠物,是万物之王,好么现在山里的精精怪怪更加怕他了,它们的老大都被收了它们哪里还敢造次呢。

“你能不能变成人给我看看,”
紫胤真人蹲下身和变小后只到自己腰身的凤鸟打着商量,若是说他还是花家七童的时候唯一的遗憾便是直到陆小凤死在他的怀里他也没能亲眼看看陆小凤到底什么模样。

凤鸟梳理了下自己的尾羽抬脚便从剑仙身边迈了过去,紫胤真人突然间就想起很久之前自己小徒弟养的那只海东青,难道宠物都是这样子桀骜不驯不服从主人的吗。

“我不是你养的宠物,”凤鸟似乎是听到了剑仙的想法恼得有些跳脚。

“难道不是吗,”

剑仙大人微微一笑一把揪住凤鸟的羽毛,

“你不变是吧,那我就把你的毛都揪了,看你光溜溜的变不变。”

红玉和古钧傻愣愣地看着自己主人跟换了一个人一样把百鸟之王的羽毛都拔了个精光,这一天凤鸟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山间,山里的精怪吓得都要哭了。

小团子裹着剑仙的被子气得怒火冲天,紫胤成仙已经有千年而他不过百年,本来在人间他替花满楼挡劫的时候就已经耗损了不少修为,现在紫胤把他的羽毛都拔了导致他只能勉强化成人类三四岁孩子的样子。

“凤凰,这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剑仙有些尴尬,谁让他不说。

“你就是故意的,”陆小凤看着一地的凤凰毛心疼的要死,“你说说从你第一次把我卖了以后开始,你哪一次不是故意,”

陆小凤气得鼓着脸,本来就是说用不了再过多久他就能恢复人身又可以变成那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雪白干净的陆小凤了,现在全玩完了。

“那还不是怨你自己不早说,”

“我好意思说吗,你比我长了几百年,如果我说出来还不得被你玩死。”

紫胤真人掐个口诀又变成了山下凡间那个微微一笑便可十里花开的花家七公子花满楼。

小团子模样的陆小凤被他捏住脖子拎起来,花满楼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来,小团子顿时扑腾着手脚大喊救命,花满楼真的会玩死他的。

――end――

中间那首诗那里删掉了三段关于七公子“秀色可餐”的隐喻,没办法不然发不出来我一点都不觉得露骨啊。

看视频《三月》和《疼爱》想到一个梗,
师徒梗,相爱相杀。

陆小凤十三岁出道十七岁名满江湖,陆小凤爱管闲事挡了大老板的道所以大老板花重金买他的命。

但是陆小凤武功极高又有剑神西门吹雪,偷王之王司空摘星,鲁班神斧门传人朱停三个好友所以大老板找的杀手几次铩羽而归。

男人无非就是喜欢吃喝嫖赌,陆小凤当然也不会例外但是陆小凤却没有在这个上面栽跟头所以大老板特别恼,恼陆小凤没有弱点。

有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找了大老板他说他可以帮大老板找出陆小凤的弱点并杀了陆小凤。

大老板本是不信他再加上那个孩子还是个瞎子,一个瞎子能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但是那么多杀手都没有成功所以大老板病急乱投医加之没人会相信一个小孩子会做出要人命的事来所以大老板答应了。

于是那个孩子便来到了陆小凤身边,没人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但是他的确成功了,他不但做了陆小凤的徒弟而且还成了陆小凤唯一的弱点。

一年之期很快就到了,大老板如约看到了陆小凤的尸体,也顺利地知道了那个孩子的名字。

花满楼,鲜花满楼。

大老板问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花满楼告诉他,当一个杀手无论怎样都杀不死一个人的时候那么就成为他的弱点,成为他唯一的弱点,那么这个人就再不会逃出他的手掌心了。

大老板顿时觉得这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以后定会是一个非池中之物。

花满楼又说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凡是第二个知道的人也必须死,所以大老板也必须死。

花满楼,鲜花满楼,楼里开满的却是曼珠沙华。

之所以想写师徒梗完全是因为栀酒太太的师徒梗,写的好赞。

顺便求认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