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七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问下亲们,就是除了脑洞君写了张骘生跟宁昊天这对CP外,还有哪位太太写了啊,求链接,谢谢

这就是我18年一直来的状态,

图片百度来的,侵权待删,最后一张是我自己截图的。

这个梗就是浏览器上看到的,
工藤新一十七岁的时候右臂上浮现出黑羽快斗的名字,左臂上浮现的是怪盗基德的名字。

然后有人告诉他一个是他的灵魂伴侣一个是杀害他的凶手。

私设这种情况和花吐症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得这种病,同样私设工藤新一没有变小,怪盗基德就是黑羽快斗与黑羽盗一无关,黑羽盗一没有出事,黑羽快斗寻找潘多拉之心是因为其他事情,有涉及魔法情节。

工藤新一在一次案件里碰到了怪盗基德,两个人棋逢对手,互不相让。

怪盗先生是华丽危险又致命的,工藤新一也比较喜欢危险的事件不然也不会才17岁就成为久负盛名的高中生侦探。

学校联谊会上,工藤新一和自己的青梅竹马毛利兰遇到了同样是青梅竹马的中森青子和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会变魔术,有时候又特别的活泼(工藤新一觉得黑羽快斗就是一逗B),但是黑羽快斗莫名和工藤新一很合得来。

如果说怪盗基德对工藤新一是致命的吸引,那么黑羽快斗就是工藤新一可以依赖的归处。

工藤新一很迷茫,到底哪个是杀害他的凶手哪个是他的灵魂伴侣。

工藤新一几次三番阻碍了怪盗基德的行动后,怪盗基德告诉工藤新一,他在寻找潘多拉之心,据说潘多拉之心可以让人长生不老,他警告工藤新一不要妨碍他的行动,不然下次他就真的不会在对工藤新一手
下留情了。

工藤新一发觉黑羽快斗也在疏远他,这让他跟郁闷。

所以最后到底谁是工藤新一的灵魂伴侣,谁又是杀害他的凶手。

最后的最后就是反正HE了,想写的时候再写。

看花姑子的时候是初中,我妈在我周末放假回家的时候,给我看的,当时觉得结局不好,为什么花姑子不能和安幼舆在一起,太不符合大团圆的结局,毕竟当时看的电视剧都以那种非常完美的结局为结局。

现在再看,为什么陶公子没有跟钟姑娘在一起,既然他们不是官配为什么要一开始安排陶醉拿着钟素秋的画像出现。

以前觉得花姑子跟安幼舆不圆满,但醉秋更苦,至少花姑子他们两个在一起过,而钟素秋却是求不得,好不容易求得却要生离别,眼睁睁看着挚爱跟其他的女人远走。

花姑子的编剧真的是想揍他,剧里每一个人都不圆满。

试想,夜深人静的时候,钟姑娘是否在思念她的陶公子,想他是否心里还记着她念着她,曾经有个傻姑娘要舍弃生命也要追随他,但是这个时候陶醉身边有个葵花精,钟姑娘会不会想陶醉会不会和小葵已经成了亲,陶醉会不会已经修成正果,会不会已经忘了她。

请各位姑娘代入自己,想想心酸不心酸,特心酸。

陶醉呢,他喜欢花姑子,花姑子当他是哥哥,钟素秋喜欢他的好不容易最后他要接受的时候,钟素秋答应了花姑子要去照顾安幼舆,你说塞心不塞心,以钟姑娘的玲珑心,陶醉一定会喜欢上她的,本来陶醉都已经在摇摆不定的阶段了,眼看他们可以在一起了,结果呢,醉秋算是生离别。

呵呵,所以说想给编剧寄刀片。

花姑子跟安幼舆看似在一起了还有一个孩子,但是那有怎样呢,曾经有人说天生失明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怕是天生失明拥有了光明之后又硬生生地被夺走光明,重新陷入到黑暗里。

想想这个时候,安幼舆每每看到孩子难道不会想到他们曾经拥有的那些失去的时光吗。

也许有人会说最后小葵圆满了,毕竟陶醉带着她一起走了,但是她圆满吗,未必吧。

这个时候的她对于爱情还是懵懂的就是单纯的喜欢陶醉,她是跟陶醉一起走了,但是陶醉心里根本就不会有她的一席之地,陶醉心里对花姑子是喜欢对钟素秋的愧疚,他能给小葵什么呢。

所以花姑子开始吵吵闹闹地感觉挺好,后面就整个是一悲剧。

对,还有倒霉的蛇精,她招惹谁了,可没有吧,花姑子吃了她的内丹坏了她的修为,她没法了才去吃人,所以别人说她坏,但能怨她吗,不能吧,当然这个时候陶醉是帮凶。

“新一,新一,我可以亲口和你说晚安吗?”

“当然可以啊。”

“那,先亲口吧。”

福华《惊情四百年》

只是文案,填的可能性为0.1%。

我抛弃了所有,等了四百年才等到了与你的再次相遇,你是我的信仰,我的天堂我的地狱!

第一案:九尾猫

“室友”,“助手”。

面对探长的询问,世界上唯一的咨询侦探和华生医生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

咨询侦探忍不住看了一眼华生医生,他当初对约翰华生说的是他需要合租的室友,并没有说他工作上需要助手。

华生医生自顾自地套上医用手套低头检查地上的尸体。

“死亡时间凌晨两点,脾脏碎裂,瞳孔张大,饮酒过度然后惊吓窒息而死。”

安德森不屑地看了眼华生医生说道:“这些我都证实过了,我才是这里的法医。”

“他脖子上的抓痕属于猫抓痕,猫的颜色纯白属于家养猫,名贵的品种,但是他自己并不养猫。”

华生医生检查完毕看向咨询侦探。

探长看向华生医生,问道:“你说他被猫抓伤那为什么他自己不养猫?”

“同类……”咨询侦探的话语被华生医生的咳嗽声打断,他看了一眼华生医生后继续盯着眼前的尸体。

华生医生握紧了手里的拐杖。

死者是XK财团的一名安保人员,本来一个财团偶尔死一两名安保人员也是正常的,但是这次却不正常。

XK财团是有名的慈善集团,每年九月他们都有慈善义卖活动。

这名安保人员是负责这次义卖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他死了的同时这次XK集团准备的拍卖品也消失了。

那是一只天然雕琢的九尾猫。

价值连城。

咨询侦探和华生医生并肩走在伦敦有些迷雾的街道上。

“XK集团的那只猫是赝品!”

“什么?”

咨询侦探停下脚步看向华生医生,灰色的眼睛里完整的映出华生医生。

“你为什么会说那是赝品,要知道全伦敦所有知名的珠宝大师都鉴定过了那是真品,”

“因为……”

“为什么?”

“因为真品已经物归原主,你比所有人更清楚事实真相,”

华生医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咨询侦探,他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不是,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推理呢,要知道我是一个伤残人士,我不认为我有那个能力可以应对那么多的安保人员。”

“你可以,”

咨询侦探似乎并不介意在人来人往地街道上揭穿华生医生。

“ok,”

华生医生走了几步打开221b的大门,咨询侦探看着华生医生一瘸一拐地走上台阶,九条毛绒绒的尾巴在华生医生身后张牙舞爪般对着世界上唯一的咨询侦探。

华生医生扭头看向最下面一级台阶的咨询侦探,说道:

“你总是对的,无论何时。”

咨询侦探可以看到那只价值连城的真品九尾猫就挂在华生医生脖子上。

咨询侦探挑挑眉慢慢走上台阶。

华生医生在厨房泡茶,咨询侦探坐在沙发上沉思着什么。

“咖啡,两块糖,谢谢。”

华生医生毛绒绒的尾巴卷着咖啡杯递给咨询侦探,咨询侦探克制住自己想摸一把那只尾巴的想法。

好医生的尾巴留了四条没有收回来,咨询侦探把客厅搅的一团乱,好医生作为人的时候只有两只手根本忙不过来,所以现在他的尾巴帮了大忙。

咨询侦探根本就没有帮忙的意思,他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些毛绒绒的尾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

“Sherlock·Holmes!”

华生医生怒气冲冲地用尾巴拍着咨询侦探的手,示意他赶紧松开他的尾巴,而咨询侦探则是眼也不眨地盯着好医生因为受到惊吓而突然间冒出来的猫耳朵。

“我可以摸摸你的耳朵吗?”

咨询侦探克制着自己有些激动的声音,该死的他觉得自己现在心跳加速血液逆流,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噢,这该死的触感,该死的感觉。

“Sherlock·Holmes!”

好医生觉得自己的腰要断了,咨询侦探将好医生压在地板上,双手揪着好医生的耳朵,双眼亮晶晶的整个人如同发现新玩具一样的孩童。

“我不是你的宠物跟玩具!”

“噢,上帝,男孩们,这种事情你们应该回房去,不过放心,我很宽容的……”

从超市回来的哈德森太太捂着眼睛替纠缠不清的两人体贴地关上门。

不开心的华生医生端着牛奶窝在沙发里看着眼前的肥皂剧,咨询侦探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依旧是两眼发光地看着他。

“你能不能不要在看我了。”

好医生有些恼羞成怒。

“不能,”咨询侦探撅着嘴摇摇头。

“拜托,你27岁了不是7岁,而且我不是你的宠物和玩具,你不能……”

“你刚才没有反驳哈德森太太。”

“什么?”

“You don't say I'm not gay!”

好医生被牛奶噎住了,他从来都搞不定Sherlockholmes,以前是现在也是。

咨询侦探并不认为是华生医生杀了那个人,虽然华生医生有那个能力也有那个作案动机。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第一次看到华生医生的感觉,他的记忆宫殿里也没有储存这类事情的词语。

当时华生医生拄着拐杖出现在他面前,他抬头看向华生医生时感觉就仿佛是那个人穿越了时间与空间慢慢走到他面前,华生医生的出现为他的记忆宫殿里添加了新的色彩。

案子还没有新的进展,XK集团的董事之一死在了医院。

那人是被鱼刺卡住喉咙窒息而死。

但是那人根本就不爱吃鱼,他只是在情妇那里不经劝吃了一口而后搭上了自己的命。

猫爱吃鱼不是吗。

咨询侦探拉着华生医生一路狂奔,他们不是在追踪嫌疑人而是逃命。

猫的领地意识不容侵犯,即使是作为神明的华生医生也不可以,更何况他已经为了凡人而跌落神坛。

猫与人有不共戴天之仇。

华生医生背靠着221B大门不停地喘气,咨询侦探让他找到了曾经怀念的一切,他在怀念他的战场,他渴望着刺激还有鲜血。

房东太太顺带着做好了两人的晚餐,鲜美的鱼。

华生医生尖尖的牙齿咬在鱼头上,咨询侦探端着咖啡坐在对面皱着眉看着鲜美的鱼。

“john,从海里捞上的鱼它们都吃……”

“Rotten corpse,”

华生医生舔了下自己的嘴唇表示他自己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死在战场上的陆军会在沙漠里变成累累白骨,而海洋上死去的海军则是会变成海洋生物的食物。

咨询侦探闭上了嘴,他强迫自己的大脑删除这一幕,果然是谁都不能小瞧了华生医生。

虽然说这件事牵扯上了猫族,但不代表咨询侦探就会认为是猫族做的,也有可能是嫁祸。

“这是献祭。”

“什么意思?”

华生医生吃完了饭心满意足地看着电视剧,虽然只是肥皂剧。

“难得大侦探还有不知道的事情,你知道九尾猫吗?”

“你不就是。”

“那个时候我换了一个又一个的主人满足他们各种愿望却始终得不到我想要的第十条尾巴,直到遇到那个人,我跟着他奔赴在每一个战场,他明明可以提出各种愿望但是直到有天他受了重伤快要死了,也没有提出他自己的愿望,我很失望但是他却赋予了我第十条尾巴,他没有救他自己而是许愿我可以拥有完整的十条尾巴。”

“本来这是好事,但是我却又将第十条尾巴舍弃了,因为我本来是可以救他的,而我却没有救,所以我很内疚我无法拥有那条尾巴,”

“这本来是我自己的私事却忘记了我是猫族的神明,以至于那人的善心因此而被污蔑,”

“仅仅因为一条尾巴猫族和人族便彻底决裂,但是现在猫族做的事便是将人献祭给我以期待我重新回归,但是我却没有,”

华生医生简单地叙述完之后打了个哈欠准备上楼睡觉。

“john,你没有说实话,猫族从来都不将人类作为它们的主人,除非是那只猫爱上了那个人类,”

“john,你爱他所以你才会内疚所以你才会舍弃那条尾巴,猫和人并非不能在一起,除非他还做了其他的事或者是你做了其他的事,我不认为是他救了你之类的,人的能力远远比不上猫。”

华生医生握紧了自己房门的把手,扭头看向抬头看着自己的咨询侦探,说道:

“对,其实他根本就不是因为意外而受伤,而是因为我给了他致命一击,我认为他和我之前贪慕虚荣的主人一样,我已经厌倦了等待,”

“所以你伤害了你所爱之人。”

“错误,我从来都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第二案:彼岸花

华生医生现在恨不得拿着枪给咨询侦探一下,但是碍于茉莉琥珀在这里他不能这么做。

咨询侦探偷了探长的手铐将两人锁在了一起并且还弄丢了钥匙,如果茉莉琥珀没在这里他可以轻轻松松打开手铐,但是现在不能。

茉莉琥珀爱慕着咨询侦探,华生医生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咨询侦探本人却没有察觉,华生医生真的很想知道高功能反社会型人格的咨询侦探到底情商负数为几。

华生医生清楚地知道茉莉琥珀看向自己的眼神除了羡慕还有妒忌,因为茉莉琥珀期待能和咨询侦探拷在一起增进彼此的感情。

“sherlcok,听着,我们现在必须先去找雷斯垂德把手铐打开。”

“No,”咨询侦探用马鞭戳着尸体拒绝了华生医生的要求。

“sherlcokholmes!”

咨询侦探猛地后撤手臂导致华生医生一个站立不稳磕进了他怀里,华生医生都不敢想象现在茉莉琥珀是什么表情了。

茉莉琥珀觉得自己很多余于是走出了解剖室。

华生医生立刻扭开了手铐,他真的是受不了咨询侦探了。

咨询侦探看了眼扔在尸体上的手铐,然后面无表情地走到显微镜旁边看向培养皿里的细菌繁衍。

华生医生刚走到门口咨询侦探就又喊他:

“john,人的细胞里能长出花吗?”

“不能!”

“现在可以了。”

华生医生被勾起了好奇心,转身走了回来。

华生医生看着显微镜,咨询侦探替他调试着倍镜,在别人眼里咨询侦探将华生医生整个圈在了怀里,咨询侦探划分领域的样子像极了护食的狼。

华生医生觉得慢慢生长的花很眼熟,他似乎是哪里见过。

“Higanbana。”

“Higanbana?”

华生医生突然想起来尸体后脖子上纹的就是这种花。

华生医生扭头就要跟咨询侦探确认这件事,却发现两人离的太近了,他几乎是亲吻在了咨询侦探脸上。

茉莉琥珀手里端着的咖啡落在了地上,华生医生受惊下打落了显微镜。

两个人一个惊一个气。

咨询侦探睁着无辜地双眼看着华生医生,似乎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华生医生觉得咨询侦探就是在报复他,报复他曾经所做的一切。

华生医生将咨询侦探扔在了医院,一个人气鼓鼓地回了家。

“你喜欢他?”

茉莉琥珀鼓起万分勇气问道。

“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因为你看他的眼神跟你看别人的眼神不一样。”

“对不起,茉莉。”

茉莉琥珀伤感地捂了下眼睛,她以为自己的明示暗示只是因为他不懂所以才无动于衷,如今却明白他不是不懂只是因为那时那人还没有出现。

这次的案子是一个废弃的酒店那个酒店被废弃是因为闹鬼,报案的是一个酒鬼。

那天,酒鬼又一次和酒友们喝的是不分东南西北,并且还打赌说如果他敢在幽灵酒店过一夜的话,他那些酒友们请他喝三个月的免费酒。

酒鬼也是个胆大的,而且在医院的太平间干过,岂是会怕这些,当天就在幽灵酒店里睡了一夜,谁成想第二天一早被酒店的石英钟吵醒后便看到了钟下面挂着的尸体。

酒鬼这次是真的吓到了,按理说医院太平间遇到的比这更可怕,偏偏酒鬼不害怕医院就是被酒店这具尸体吓得魂飞魄散。

酒店旁边的街道全都沸腾了,街坊邻居都纷纷议论是幽灵索命,是那些枉死的灵魂在作祟。

“死者为女性,年龄18-20岁之间,死亡时间昨天傍晚六点左右,脑部有明显的钝击痕迹,颈部勒痕痕迹较浅,是死后被抛尸在这里,这里不是命案第一现场,其余要等近一步尸检之后才能下结论…”

“咨询侦探,也许你可以运用一下你的演绎法来告诉我们,凶手明明已经杀死了她,为什么还要故意把尸体挂在这座钟下面,毕竟这座钟不一定能支撑住这具尸体的重量。”

“而且这座酒店已经荒废好些年了,酒店老板也早就走了,为什么这座钟却一直还在走没有停呢?”

“john,假设你现在是凶手,然后站在这里抬头看尸体,会有一种什么感觉?”

“赞叹完美的画…”

“可望而不可及…”

“ok,凶手用重物击中女孩的头部导致女孩死亡,然后给死者换上精致的衣服并把她打扮的非常漂亮,首先说明凶手是喜欢死者的,其次死者这些衣服并非一般富贵人家可以穿的起,代表凶手可能非富即贵,既然凶手是喜欢死者的就不可能将她抛弃在这里,所以还有一个人是为了泄愤将死者挂在了这里,是为了挑衅第一个人,就像是再说,你不是喜欢她吗,我就把她挂在这里让你永远摸不着够不到…”

一见钟情,钟的并不是情,而是脸。

假如你的命定情人是个丑八怪,你还会认定一见钟情吗?

肯定是不会的。

所以我不相信爱情,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里,我只相信,钱就是万能的。

华生医生坐在沙发里像是无意识了般翻转着手里的信,他一开始还以为这封信是夏洛克的,但是上面画了只猫,他知道那是给他的。

会是谁给他这样一封信呢?

华生医生想那个时候他为什么会认定夏洛克会是他的第十任主人呢,因为他对夏洛克一见钟情。

夏洛克这个人即使是安安静静地在人群中站着也会让人一眼看到他,他永远都是最耀眼的那个。

所以华生医生才会主动去接近他,让他成为他的第十任主人而不是像之前九次那样被动地接受。

很快华生医生便发现夏洛克并没有长出一颗人类的心,夏洛克颠覆了华生医生对人类的认知,他高傲自大甚至是自负也有些幼稚但是他却并没有贪婪。

华生医生开始慌张无措,人类的寿命太短,他自主的选择了夏洛克后,如果夏洛克不对他许愿,那么百年之后夏洛克死了的话华生医生会被惩罚失去所有尾巴的,那对他来说太残酷了。

所以华生医生送给了夏洛克最喜欢的案子后致使他身受重伤,华生医生诱惑着夏洛克说出让他可以保命的愿望,可是夏洛克却在临死前说希望华生医生可以拥有完整的第十条尾巴。

华生医生被这个人拯救却又被这个人拖下神坛,他在那个人死后才发觉他是多么的喜欢他。

可是他们也只能错过。

就像是彼岸花一样。

咨询侦探回到221B时外面下起了雪,纯白的雪会掩盖所有的罪恶当然也会掩盖罪犯逃走的脚印。

华生医生卷着毛毯蜷在沙发里听着咨询侦探拉小提琴催眠曲,咨询侦探难得没有让他的小提琴发出锯木头的声音,华生医生虽然不是咨询侦探的知音但是却可以做一个好听众。

华生医生做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梦,他在梦里梦到夏洛克在庄园里养了好些蜜蜂,那些蜜蜂会蛰人和动物,这让猫型的他吃了好些苦头。

苏格兰场带来了新的受害人信息,死法依旧是一样的。

华生医生验完尸体觉得又有什么不一样,是那朵花。

这具尸体上没有。

华生医生指指尸体的脖子还未说话,探长看了他一眼便咳嗽着示意其他人不准再看华生医生了。

华生医生觉得今天苏格兰场的人今天都奇奇怪怪的,咨询侦探扯下自己的围巾裹在华生医生的脖子上,华生医生还没有说他不冷,咨询侦探就自顾自去看尸体了。

“那个,Doctor Wahson,你们昨天,嗯,你还好吧?”

探长觉得自己有必要拉拢下华生医生,如果苏格兰场有了华生医生那么他们就有了压制咨询侦探的资本了。

“我挺好的啊,”华生医生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就是一大早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咨询侦探的床上而且咨询侦探就睡在他旁边的事情太惊悚了。

夏洛克又检查了一下尸体,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华生医生看看围巾又想想今天早上的事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咨询侦探道个歉。

“有什么发现?”

“今天早上是我不对啦,你没有必要生气到现在吧。”

夏洛克还是不说话了,而且看都不看华生医生,华生医生也不高兴了大声说道:

“我都道过歉了,而且我也不是故意将你踹下床的,再说谁让你昨天晚上……”

夏洛克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华生医生,神色茫然又无辜。

华生医生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里了,苏格兰场的人猛然听到这样劲爆的消息也呆呆地看着华生医生,华生医生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华生医生最后是被咨询侦探从苏格兰场手拉手牵出来的,他当时整个人都傻掉了,华生医生觉得自己简直是蠢到家。

第三案:情敌

咨询侦探迷上了艾琳,那个美丽神秘风情万种的女人。

华生医生将手里的汤匙放回碗里看着咨询侦探脸上的伤。

“你喜欢艾琳?”

“不!”

“那可就太奇怪了,你对着艾琳会说话迟钝思想迟钝反应迟钝,而且你竟然还容忍艾琳打伤你,虽然说你脸上的伤会让你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我还是得说一句,她干的不错!”

“她没有你下手重,john。”

“ok,不过你得承认,如果你想结婚成家并且每天都有人打理你的一切事物的话,茉莉比艾琳更适合你,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你想研究尸体茉莉会通过正当渠道在医院为你准备一具尸体,而艾琳她会动手解决一个人并以此让你背上一些不必要的罪名,虽然说你总是说你是高功能反社会,但是咨询侦探总比咨询罪犯更适合你。”

“john.你认为茉莉和艾琳可能会做的事事实上有人比她们做的更好,而且如果你想做Cupid,Mike Standford总是要比你称职的。”

华生医生茫茫然地看着咨询侦探,咨询侦探的思想跳跃太快,他和那些被咨询侦探称之为金鱼脑袋的人一样完全跟不上咨询侦探的思路。

“还有,john,我希望你可以多思考一下,不要总是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咨询侦探喜欢喝咖啡,但是他也容忍了华生医生硬塞给他的牛奶或者是茶。

咨询侦探容忍了华生医生进入他的世界并且在他的记忆宫殿里大肆破坏,所以他真的没有迷恋艾琳。

华生医生在诊所里听着病人吵架觉得很头疼,他承认他的前女友很多,但是他觉得他前女友能一同出现在他面前的概率还是比较小的,然后这么小的概率他还是遇到了。

一个女人没完没了地说话相当于五百只鸭子,两个女人就是一千只,她们两个在华生医生面前争来争去,无非就是华生医生更爱谁。

华生医生能说谁都不爱吗,他不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诊所。

华生医生回到221B觉得更头疼,而且还被闪瞎了眼睛。

艾琳追着咨询侦探一路追到了221B,会和女人调情的咨询侦探让华生医生的思想直接卡了壳,他做不出好的表情来。

华生医生目不斜视地走上楼,甚至是无视了咨询侦探的喊声,华生医生躺在床上遮住猫耳以防自己会听到楼下的声音。

艾琳是危险的而咨询侦探永远都是喜欢危险神秘的所以他们是良配也说不定。

华生医生昏昏欲睡间听到楼下重物落地的声音,他有些无奈地坐起身就看到艾琳轻而易举地打开了他上锁的房门。

艾琳的脸色很难看,压抑的愤怒。

“Doctor Wahson,撒谎可不是好孩子,从没有人可以骗我,你是第一个所以我得给你一些惩戒。”

楼下咨询侦探不知又打翻了什么,华生医生看着艾琳只觉得背后寒毛直竖。

“Doctor Wahson,我早该想到的,艾琳的情敌可不是茉莉琥珀,更不是什么他和他的工作结了婚。”

艾琳怒气冲冲地下楼华生医生跟着她,似乎是想拦住她,但是咨询侦探的样子却是吓到了华生医生。

“愿不愿意救他,那就是你的事了,Doctor Wahson。”

艾琳似乎是冷静了下来,又恢复了一贯冷艳的样子。

“你对他做了什么?”

“Felix Felicis。”

艾琳很快就离开了221B,华生医生有些头疼不想面对咨询侦探,他承认艾琳私下曾找过他,他告诉艾琳咨询侦探视工作为归属并且和工作结了婚,而茉莉琥珀和咨询侦探关系最好,这些他说的有错吗,这些都是咨询侦探告诉他的。

华生医生觉得自己该打电话给咨询侦探的哥哥,他的哥哥应该可以给他找个Beautiful girl来,这样华生医生就不用收拾烂摊子了。

咨询侦探眼前一片混沌,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围着他团团转的华生医生,那只让他牵肠挂肚的九尾猫。

华生医生被咨询侦探压进沙发里,咨询侦探一口咬在他的咽喉处,就像是撕咬猎物的狼,凶狠又一击致命。

咨询侦探扣住华生医生不断推搡他的手,咨询侦探现在不想和华生医生玩文字游戏了,他想要他无论是人还是心。

“John watson,你可以选择救我也可以选择让我死,但是我不会真的让你来选择,这是你欠我的,”

华生医生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他们不该走到这一步的,他在害怕。

“我真的挺感谢你的老同学的,他将你送到了我面前所以说斯坦福这个Cupid远比你要称职。”

被进入时华生医生蓝色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咨询侦探安抚的话语却将他拉入了四百年来最大的梦魇里。

华生医生一直催眠自己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咨询侦探临终时的最后一句话,其实他听到了也感觉了。

“我爱你。”

华生医生很恨曾经的自己,他就为了一条尾巴将自己最爱的人置于死地,他亲手造成了这所有的一切,他明明可以不这样选择,可就算是这样咨询侦探还是爱他入骨,甚至是满心欢喜地走入华生医生安排的地狱,这四百年来华生医生时时会陷入无尽的梦魇里,但是却没有人将他从深渊里拉出来。

探长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华生医生,而咨询侦探待在苏格兰场对着众人毒舌又上升了一个高度,探长觉得他有必要跟华生医生谈谈让他看好咨询侦探,毕竟能压制咨询侦探的就只有华生医生一个人了。

探长来到221B看到华生医生时觉得只不过短短几天不见而华生医生整个人却憔悴了许多。

“Doctor Wahson,你没事吧,你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好?”

“我还好。”

探长心里立刻明了,华生医生就是有事只不过借了生病的托辞,难道是他和咨询侦探闹了矛盾?

“那你是和shelcok吵架了,说实话也只有你能包容他的臭脾气了。”

探长看到华生医生在听到咨询侦探的名字后立刻握紧了手里的茶杯然后又慢慢松开,立刻就肯定两个人闹了矛盾。

“雷斯垂德,谢谢,我是说这些天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嗯,大概这几天我就要搬走了,希望以后……”

“为什么?”

“你知道我是军医,之前是因为心里负担所以才会退役,但是现在我已经恢复自然是要回归到战场,”

“好吧,那你跟夏洛克,说实话我觉得你们在一起也不错,而且这件事你告诉他了吗,好医生你如果走了就再也没有人能管住夏洛克了。”

“雷斯垂德,我们并不是一对而且这件事他知道的。”

探长无奈地看着华生医生然后又说了一些有的没的事,待了足够多的时间后准备告辞离开时咨询侦探提着一堆物品回来了。

探长惊讶地看着咨询侦探,他觉得生活十级残障的咨询侦探竟然会买东西,上帝耶稣不是在开他玩笑吧。

“夏洛克,难道因为华生医生马上要搬走所以你学会了买东西?”

探长开着玩笑却没有发现华生医生看着他一脸世界末日的表情,而咨询侦探听完他的话瞬间黑了脸。

“你要搬走,未经过我的允许。”

“夏洛克,我不是你的私人物品,你不能左右我的决定。”

“你都已经跟我上过chuang了,你就是属于我的,”

探长目瞪口呆地看着咨询侦探扔掉买的东西然后拦腰箍住华生医生将他拖进了房间,探长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哈德森太太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两口吵架多正常,隔壁的那家也是吵吵闹闹,床头吵架床尾和,”

“夏洛克找到了华生医生,那你呢?”

“什么?”

“就是你和夏洛克的哥哥,”

探长看着八卦的哈德森太太,忍不住抚额,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和迈克罗夫特根本就不熟好么,这个老太太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他们有一腿的,她可真够八卦的。

华生医生和咨询侦探从床上滚到了地上,两个人都挂了彩。

华生医生摸到了咨询侦探身上带的手枪,然后拔出来对准了咨询侦探。

咨询侦探不得不松开了华生医生。

“只要你下得了手,约翰华生,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命依旧是你的。”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之前我可以现在我依旧可以,你之前的推理的确没错,约翰华生的确是亲手葬送了自己最爱的人,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已经转世轮回就算是你们共用一个灵魂,但你敢保证我爱过曾经的你就一定会爱现在的你吗?”

华生医生的话让咨询侦探如遭雷击,他们已经不在是曾经的彼此了,他们不可能会停留在原来的时间里。

第四案:公海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
咳嗽、穷困和爱;
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
身体、金钱和爱;
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
时间、生命和爱;
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
灾难、死亡和爱;
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华生医生搬离了221B,咨询侦探又恢复了一个人的生活,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闹了矛盾。

华生医生现在很茫然他和咨询侦探究竟该怎么正视他们之前的感情,他一点都不觉得他们是相爱的,那种愧疚懊恼失落的心情一直纠缠着华生医生。

咨询侦探的哥哥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掌控着整个大英政府,虽然他总是强调自己官居末职,他宠溺着咨询侦探,无论咨询侦探会做什么他都会包容着弟弟,给自己的弟弟收拾各种烂摊子,虽然他们兄弟两个总是针锋相对,但是他们两个也是兄弟情深。

特别是艾琳死后,迈克罗夫特为了不让咨询侦探伤心还拉着华生医生编造了艾琳还活着的消息,他以为咨询侦探对艾琳表现出莫大兴趣是因为咨询侦探喜欢艾琳。

迈克罗夫特抚摸着手里的小黑伞,看着对面的华生医生,心里第一次有种复杂到说不出来话的感觉。

现在他知道了艾琳没死是咨询侦探放走了她,还有他竟然会对华生医生说咨询侦探对艾琳动了感情,明明华生医生才是他的弟媳妇,更重要的是咨询侦探不但骗了他华生医生也骗了他。

难怪那段时间咨询侦探没有跟他针锋相对,不过是故意看他出糗,迈克罗夫特简直是无法容忍自己出了这么大的差错。

华生医生有点想同情迈克罗夫特,毕竟很久之前咨询侦探真的对艾琳动过感情,咨询侦探真的很欣赏艾琳,所以现在咨询侦探又看到艾琳自然是觉得看到了故人可能要热情些,然后很自然的就被误会了。

迈克罗夫特终于是将手里的文件还有一封信递给了华生医生。

咨询侦探跑到了海上去查珠宝走私案件,顺便留了封信给华生医生。

“华生医生,现在能救夏洛克的只有你了。”

华生医生翻开迈克罗夫特带来的资料,咨询侦探是一意孤行,迈克罗夫特的权利就是再大也不可能让中情局的人浸透入属于公海的那片海洋上。

公海是默认的没有哪个国家敢管理的地方,在中央岛屿上每年都会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出售给各地的大豪商。

这次出售的是“美人鱼”,传闻中的美人鱼,落泪成珠的美人鱼。

华生医生将手里的资料摔在桌子上,脸色有些不善地看着迈克罗夫特。

“夏洛克一向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并不感兴趣,他爱上只猫就已经是超出他所认知的范畴了,他到底为什么会跑到公海去。”

“ok,夏尔去了一趟福尔摩斯庄园询问妈咪怎么才能让猫咪跟人类亲近,妈咪说猫喜欢新奇的玩意,夏尔说要送给你一条美人鱼,然后他就到达公海了。”

“那合着还是我的错了。”

华生医生特别想把桌子上的文件摔到迈克罗夫特那张假笑的脸上去。

迈克罗夫特给华生医生订了船票以保证华生医生可以尽快赶到咨询侦探身边。

华生医生是只猫,他讨厌水讨厌海讨厌浑身湿淋淋的。

华生医生登上游轮后在船上拆开了咨询侦探留给他的信,上面只有五个字。

“我只有你。”

所有人都说咨询侦探是个怪胎甚至于华生医生自己也说过没有人真正的了解咨询侦探,可是他却陪伴着咨询侦探走了好久,一直到他完全占据了咨询侦探整颗心的时候,华生医生却推开了咨询侦探。

咨询侦探在舞会上已经拒绝了不下五个邀请他跳舞的大美人,甚至是拒绝了公海第一美人的邀请,这让他成为了舞会所有男人的公敌,不得不说咨询侦探真的有一副好相貌。

咨询侦探很无聊,但是海王的面子他不得不给,不然回去之后迈克罗夫特会没完没了的念叨他,他不想听迈克罗夫特啰嗦。

舞会终于结束,咨询侦探也赶紧回了房间,谁知华生医生已经等着他了,但是他还没有说话就被华生医生打了一拳,很明显华生医生还在气头上。

“你知不知道如果最后海王和迈克罗夫特条件没有谈妥的话,海王第一个下手的人就是你?”

“我知道。”

华生医生看着咨询侦探突然间就如同脱力般松了手,咨询侦探揉着自己的颧骨叹口气,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欠考虑,但是迈克罗夫特承诺咨询侦探,海王如果能同大英政府顺利签下合约的话,迈克罗夫特会将美人鱼真正的眼泪珍珠交给咨询侦探,咨询侦探知道华生医生一直想要一颗那样的珍珠来装饰自己的猫卧。

“夏洛克你完全没有必要,美人鱼眼泪珍珠不是,”

“我知道,但是我喜欢你,只要你喜欢的我都会送给你。”

华生医生看着咨询侦探完全不知道自己该组织什么语言比较好,这些情话到底是谁教给咨询侦探的,所有的人都知道咨询侦探是个怪胎他高智商反社会而且情商低的要死,好吧,这些话可以通通扔掉了,因为他们都不是华生医生所以咨询侦探才会对着他们毒舌,现在咨询侦探看着华生医生,任何样的情话都可以脱口而出,也许那也不是情话而是咨询只不过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华生医生卡壳了一会儿才又说道:

“夏洛克,你知道四百年前的事我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对现在的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四百年前我的确是真的喜欢你,你们虽然拥有一个灵魂但是在我看来这还是不一样的,看到你我只觉得心里很愧疚。”

“这些都是借口,你觉得愧疚不单单是因为当初你对我的致命一击,还有更多的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和艾琳交好而导致你内心深处的嫉妒和恐惧,而人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人有七情六欲,你一直都拿不到第十条尾巴所以你认为看透了人性,所以你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可以长出一颗人心来,可是你却因为我而长出了心,”

“你说你看到我是满心的愧疚,而我何尝不是在懊悔,如果我能早一步告诉你的话,我们就不会这样错过四百年了,”

“过去的事我并不奢求你能忘记,但是我还是我,我还在你身边,约翰,我希望你可以接纳我,”

“我,我做不到,”

“你可以的,约翰,接纳我包容我,夏洛克福尔摩斯属于约翰华生,约翰华生也属于夏洛克福尔摩斯。”

咨询侦探伸手揽住华生医生,右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后颈,两个人额头相抵唇齿相依,仿佛时间静止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

莉莉是公海第一美人,从来就没有男人可以拒绝她,所以咨询侦探在舞会上直接拒绝她的举动让她丢尽了面子,莉莉发誓她一定会征服这个高傲自大的男人,到时候她会用各种手段折磨他。

华生医生庆幸现在海上是有些冷的,可以让他在脖子里套一条围巾,不然他真的没有勇气露着一脖子的牙印出去见人。

咨询侦探看着对面的莉莉只觉得很不耐烦,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应付她,这个女人只是空长一副好皮囊,其余的简直是愚不可及,海王留她在身边估计也是想利用她的美貌为自己拉拢几个“合伙人”。

海王的野心很大,他现在已经不满足于掌控公海了,陆地上的金银财宝权势名利可比海洋上的更容易得到,当然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也是这样想的。

华生医生刚看到咨询侦探要打招呼时便看到莉莉怒气冲冲地拿着杯酒怼到了咨询侦探脸上,华生医生不用猜也知道咨询侦探又将别人的隐私翻了底朝天。

“说实话也许你该假装对她感兴趣一点,海王是公认的宠她,也许你可以从她那里打听些什么出来。”

华生医生坐到咨询侦探对面将纸巾递给他。

“NO,约翰我只对你感兴趣,其余的人在我的记忆宫殿里都无关紧要。”

华生医生微红了脸,咳嗽了一声之后看着菜单准备点些东西吃。

“约翰,这里太无聊了,”

“夏洛克,是你非要来的,而且海上风景这么好你应该看看才对。”

“OK,那等下你跟我去做些不无聊的事情。”

华生医生被果汁呛到了,他怒瞪着咨询侦探,他敢发誓咨询侦探心里想的事一定没有他脸上的表情这么无辜。

一刻钟后,咨询侦探不那么无聊了,海王死了,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美人莉莉手里拿着凶器,一把用来防卫的枪。

华生医生忍住想揪自己耳朵的冲动,咨询侦探是可以出现在光明下的死神吗,为什么他总是会碰到这样事情,华生医生要疯了,迈克罗夫特一定是有预谋的,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咨询侦探不管插手或者不插手这件案子他都有理由被怀疑。

莉莉被关押了起来,然后凡是和她还有和海王接触的人都有作案的动机,首当其冲的就是咨询侦探。

所有的人都知道海王有一个非常宝贝的宠物,一只货真价实的美人鱼。

那只美人鱼特别特别的漂亮,它的眼睛如同星辰,波光粼粼的鱼鳞如同宝石。

华生医生花了一个时辰的时候来和它对视,以至于让咨询侦探以为它迷惑住了华生医生。

华生医生抱着那只美人鱼落入了海里,咨询侦探毫不犹豫地也跳进了海里。

大海是美人鱼的天下,华生医生又变成了一只猫,咨询侦探将他塞进怀里,美人鱼引导着他们进入美人鱼的宫殿。

写了2个小时,用尽各种修辞,总算是拼完了前言之后,一键未保存,彻底崩溃了

就是补下17年被吞的两篇文,链接改成石墨文档了,链接在评论里。

@鎏璃-花七公子的琉璃盏

那个时候不好意思没有回复亲